网球天地
首页 资讯 球技宝典 商道 电子杂志 过刊 视频 论坛 同城约战 杂志订阅 广告联系 问卷调查
 
寻找举国体制外另一成功路径 自学少年称需花500万
http://wqtd.sport.org.cn/ 2010-03-22 13:54:00

李娜、郑洁之后,中国女网新的希望在哪里?中国男子网球选手何时才能成为A TP赛场的常客?经历了2006年至今的辉煌之后,中国网球是否面临严重的断层?这是每一个关心中国网球发展的人在现阶段都会提出的疑问。“普及网球运动、重视青少年的培养是发现网球人才的基础,这不是一个因果关系———有了网球基础未必一定能出现最优秀的人才,但想有源源不断的好选手出来,则一定要有青少年网球的基础。”苏·贝克———美国职业网球协会专业网球教练,有着丰富的青少年网球培养方面的经验———这样表达了她的观点。所以自2008年起,中国网球协会与梅塞德斯-奔驰合作,开始进行一项庞大的青少年网球的普及与推广活动,每一年在全国的十个城市,走进小学、大学进行网球教学的推广,选择已经在进行网球训练的青少年,进行“明日之星”的集中培训与选拔。这项活动旨在将网球运动“草根化”,让更多孩子可以认识并投入到这项运动中来,并希望从中发现优秀的青少年人才。

  上周,这项活动在深圳开始了今年的第一站,苏·贝克负责担任今年“明日之星”的辅导教练。但是当记者真正走入到这些“明日之星”的孩子当中,才发现,所谓的“草根网球”只能是一个美好心愿,网球不是足球或者篮球,一片空旷的场地就可以赤膊上阵。即使是对于中产阶级家庭,网球也仍然是需要再三思量的教育投资;在目前的中国,也许只有富裕阶层,才能完全凭借家庭的经济实力,真正不计投入地去培养未来中国的网球明星。本版采写:本报记者窦俊

  “为网球而生”的少年

  3月18日,深圳罗湖体育馆,20摄氏度左右的晴朗天气,很适合网球运动的一天。11岁的深圳男孩吕成泽就在阳光下跟着贝克教练,正手、反手、底线脚步移动、双打跑位……每一个环节学得认真投入。自“明日之星”活动上周一开始以来,小成泽已经连续四天重复这些在同龄孩子看来枯燥乏味的动作,或者说,自从8岁爱上网球并立下成为职业选手的志愿之后的三年多时间里,吕成泽的每一天几乎都是这样重复度过的:上午在普通的小学学习文化课,下午到网球学校练球。然后尽可能地寻找比赛的机会,从网球学校里的对抗赛,到有积分的正规的全国U 12比赛,甚至不分年龄、与成人同场竞技的各类比赛,他都会想尽办法去争取。

  “我的梦想就是成为费德勒。”从训练场上走下来,面对记者的提问,吕成泽丝毫不怯于表达自己的野心,为了证明自己对于网球的热爱,他说他的Q Q签名一直是“为网球而生”———一个对于11岁男孩而言略显沉重的宣言。两周前在江门,吕成泽在全国U 12的积分赛上打进了八强,这让他目前的全国排名上升至第16位。同时也让他受到了深圳市体校的重视。那站比赛结束后,深圳市体校向他发出了邀请,希望将他“收编”。

  “我才不去呢。”小成泽非常干脆地拒绝了这份邀请,“那里又乱又复杂。”至于如何乱和复杂,吕成泽说得头头是道:“他们的训练都是很不科学的,强度又大,所以个子都长不高。我在江门见到吴迪(注:中国国家队小将,参加了在江门的戴维斯杯比赛)了,他就很矮。而且那里面都是一个教练带很多人,男的女的在一起练,根本就不会根据每个人不同的情况来安排训练。”除此之外,吕成泽认为“收编”之后最复杂的是“说不定还要让我改年龄,我才不要。以后打职业赛,国外的检测很高级的,万一(骨龄)查出来,多丢人啊。”

  所以吕成泽选择了把体制之外的一条路走下去:现在,他每天下午会去观澜湖的张德培网球学校学习半天,但这种局面也不会持续太久,“我爸妈已经找了香港的代理,联系好了西班牙的桑切斯网球学校,我7月份就要去那里学了。”吕成泽说。与在观澜一样,吕成泽并不清楚他的父母将为他在西班牙的求学付出多少资金,“但我爸妈跟我算过,到我18岁能进职业赛的时候,至少要花掉500万。”

  昂贵学费让家长两难

  海外求学并不是吕成泽的特例,12岁的李思蓉也将很快踏上前往美国的航班,在那里继续自己的网球梦想。“其实我爸爸不支持我打网球,他想培养我打高尔夫。但我自己喜欢网球。”李思蓉说她的选择至今未能得到爸爸的支持,父亲的理想是让她成为另一项更烧钱的运动的佼佼者。

  被吕成泽们轻易拒绝掉的进入市体校的机会,可能是许多中产阶级家庭梦寐以求的。训练营开始以来的每天下午,都会有四五位妈妈一起从广州坐车前来,带来小孩子每天学校的学习内容、作业。“我们都是和学校签了协议的,保证不耽误学习,如果耽误了,也与学校无关。”妈妈们说话的时候,眼睛也一刻不想离开训练场上的孩子。8岁半的朱嘉蕴现在在越秀区的一所网球学校学习,父母最初只是出于想让她爱上一样体育运动的目的,但她却渐渐打出了潜力。“前一阵子带她去观澜湖参赛,那里的一个韩国教练说她很有潜质,想为她申请奖学金。”朱嘉蕴的妈妈说,“那里的学费太贵了,如果没有奖学金,我们根本负担不起。本来也就是想让她强身健体的,但现在说她有这方面的才华了,我们当然想培养。可是初级阶段费用承受得了,再往上,就没有这个能力了。但又怕真的错过了孩子的机会,所以现在只能希望有奖学金,或者赞助,或者市队、省队什么的能看上她。”

  参加少儿体校之类集体的培训,每个月也许只是几百元的投入。但家长们也普遍认同,请一个私家教练,一对一地教,效果是很不一样的。“我的孩子请了私教才五六节课,水平就比之前在一起练的同学高出一大截了。”一位母亲说。但一个较好的私人教练的费用大约在每小时300元,再加上场地费,每天的开销就可能是七八百元。这决不是普通工薪家庭甚至中产家庭能承受的范围。所以这些家长们现在最大的痛苦就在于,不知道是否该这样无底洞般地投入下去,她们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否真的具有所谓潜力,怕付出了最终孩子没打出来,钱打了水漂不说,更可能还耽误了学习;但如果不投入,万一孩子真的是有才华的,被自己耽误了,心生愧疚。所以进入体校,或者获得昂贵私校的奖学金,似乎是她们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

  经济压力中美都一样

  其实网球的这种青少年培养模式,即使在美国也是非常昂贵的。“除了教练费用,我们还有很多的比赛,必须让孩子们多参加比赛,才能提高成绩。”贝克教练介绍说,“所以家长们把孩子送到比赛地点,食宿开销再加上训练和器材,很多家庭是承受不起的,他们所能做的,也就是竭尽所能。即使在美国,一个家庭在孩子从事体育运动并准备把它当作未来事业时,也必须考虑风险问题。我见过太多孩子,他们放弃学习,追求网球梦想,但最终没有达到他们的目标。我认为这和那些追求梦想但失败的奥运选手是一样的,网球在这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

  对于在美国,是否有潜力的青少年会获得更多赞助,以减少家庭压力的问题,贝克强调:“赞助在美国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那样球员就失去了业余选手的地位并且不能获得学校的奖学金,在美国全美最优秀的孩子可以得到器材赞助,但是一旦他们接受了赞助,他们就会被认为是职业选手了。而且真正能获得大额赞助以补贴家庭开销的少之又少,大小威或者莎拉波娃都只是特例,威廉姆斯姐妹在年轻的时候就接受了来自锐步的大力赞助,那是因为她们知道自己一定会成为职业选手,而且所有人都相信她们一定会成功。而其他更多的选手,你们现在所看到的———罗迪克、布雷克……他们都是来自家庭的支撑。”

  最终,11岁的吕成泽在本站“明日之星”的比赛中获得了男单的冠军,而一周来一直受感冒困扰的李思蓉赢得女双亚军。对于这些12岁以下,还没有进入市一级或以上体校接受国家正规培训的小孩子来说,家庭经济条件是否与他们的成绩成正比?而接下来,他们的网球之路也许就将出现分岐:有条件的,可以不受限制地去他们所认为的最发达的网球国家接受最先进的技术、理念与体能训练;或者,进入国家培育体制,这个体制也曾成功培养出了郑洁、李娜———现在,这也许是中国青少年网球发展并行的两条路,但最终的结果孰优孰劣,还需要时间的过滤———毕竟自费走出国门走进职业联赛,也只是近几年才渐渐兴起的事,一个完整的周期还没有形成。而完全脱离体制的自由之外,所面临的其他制约因素也显而易见———比如未来在参加国内的高级别赛事如中网时所可能获得的外卡机会。但无论如何,这至少已经让中国网球又多了一条可能通向成功之路的尝试,也许十年之后,广州省队出来的朱嘉蕴会是又一个郑洁,而吕成泽,也早已从桑切斯网球学校走出,成为中国的第一个A TP冠军。

  采访手记

  等待梦想照进现实

  当11岁的吕成泽轻描淡写地说出“500万”那个数字的时候,我听见自己心底那个把女儿培养成大满贯冠军的秘密心愿“扑”的一声就如肥皂泡般破灭了。

  “我们这个活动是和中国网协合办的,算是最正式的一个,但就在我们现在聊天这会儿,可能全国还有十个二十个这样的网球训练营在开办。现在太多家长想把孩子培养成网球冠军了。”“明日之星”活动的一位负责人这样跟我说。从训练场外那些隔着铁栏翘首观看的家长眼里,我能清晰地感受到那种企盼心情,我也很难想象,在他们真的节衣缩食为孩子投入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之后,却并不能换来他们想要的结果时,她们又将是怎样的心情。

  其实整个采访过程中,除了“500万”这个数字,令我印象最深的,不是这些孩子中真的有哪个表现出了超高的天赋———无论是身体条件还是技术特点,而是另一个小的细节:当有个工作人员在烈日下大口大口喝着一瓶可乐解暑时,吕成泽皱着眉说:“我从来不喝这些碳酸饮料,对身体很不好的。”我又问他:“那那些垃圾食品呢,比如麦当劳的炸鸡腿什么的。”

  “忍啊,拼命忍着呗,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就吃一点点。但为了实现我的理想,我还是基本上都能忍住的。”

  这种自制力、还有采访过程中这些孩子所表现出的自信心、对梦想的坚持,也许都是他们超越同龄孩子的地方。而这些,或许也正是网球这项运动———或者任何一项运动,在强身健体之外,在实现冠军梦之外,所能带给人的更重要的东西吧。

  练习网球,成为费德勒的概率也许只有百万、千万分之一;成为李娜、郑洁的概率也许是万分、千分之一,但成为一个健康、自信的人概率,却可能是百分之九十九。以这样的心态来理解对于网球教育的初期投入,然后根据孩子的具体情况,分阶段地逐步再投入,也许对于绝大多数并非大富大贵的家庭,是一个比较现实的选择。

 

 

 

 

 

(责任编辑:樊人)
 
 
 
热点推荐更多
 
·“水井坊杯”《网球天地》代表队招募令
·巴黎银行赛柳比大师赛首冠
·巴黎银行赛扬科夺皇冠赛首冠
·瓦伦西亚祭火节费纳成玩偶
·[音频]郑洁闯入女双4强采访
·[音频]郑洁闯入女单8强采访
·巴黎银行赛郑洁苦战进八强
·[视频]刘丹梅对话洪明辉
·3.28“球技宝典交流会”报名
·小编晨练之纪实篇
 
热点视频更多
主编访谈:对话爵摩仕董事长
主编访谈:对话爵摩仕董事长
·网球天地网站宣传片
·《网球天地》主编圆桌访谈录
·K-swiss广告
图片新闻更多
 
网坛美少女兹沃娜列娃
网坛美少女兹沃娜列娃
网球天地 青少年夏令营
网球天地 青少年夏令营
罗兰·加洛斯的红土镜像
罗兰·加洛斯的红土镜像